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河陈浩的博客

社评和文学的绿洲

 
 
 

日志

 
 
关于我

“展示真实的中国。”爱国者,反专制主义者,环保倡导者,资深社会评论家,民间文学家,“爱护地球”加盟士。

网易考拉推荐

出门在外,小心被卖啊   

2011-05-14 09:4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门在外,小心被卖啊 

                                                                                                         

                                                                                                            陈浩(笔名)

 

         你相信吗,在喊了这么多年打击黑心矿、窑的今天,仍然有很多人被关在黑心窑里,做窑奴工,忍受做沉重“劳役”和残暴殴打的折磨!

        2011-05-12  广州日报):  广东惠州发现黑砖窑奴工 月薪不到2元。

         请看记者找到这些窑奴工时的情景:

         17岁的窑奴王亚兴看见了记者,“叔叔,我想回家,我想回家。”他的双臂上是接连两次用一次性打火机上的铁片割脉留下的痕迹,他光着上身,两只胳膊上是十余道深入肉里的血痕。他想自杀两次了。

         另一个窑奴李德辉浑身脏兮兮,讲起黑砖窑内的惨剧,他气愤地说,在里面,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想逃跑被抓住,那就用棍子打,用砖头砸膝盖。听老工人说,去年有人被打残了。

       14个获救的工人中,有的是被黑中介骗来的,有的是被绑架来的。15岁的胡智豪和魏锋在外地打了“工地急招”街头广告的电话,黑中介的一辆小面包车接上他们,将他们“绑”到一栋出租屋内,关了一天,凑足了4人,黑中介才将他们运到黑砖窑,卖给老板。

       34岁的黄瑞明更惨,5月7日,他在外地路行走时,一辆面包车上突然下来几个人,将他直接绑上车,然后运到了黑砖窑。他们每天都要工作15到16个小时。

        然而,最让我痛心的,不是这些包身工所受的折磨,而是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之轻。据当地相关负责人称,“出事黑砖窑已存在至少七八年”。七八年时间,当地的政府和派出所等相关单位都干什么去了?是不是都忙于开会去了?特别是派出所,现在的公安部门,扫黄特积极,因为有款可罚,对这些生活在人间地狱的奴工,为什么不积极去调查营救?为什么什么事都要记者去查清了,公安部门才“积极”介入?一开始都干什么去了?看看新闻,有多少黑心作坊、黑心矿、黑心砖窑是当地“有关部门”调查出来的?出事以后,这些当地的所谓的“相关部门”负责人能不能以“渎职罪”被问责?当然,发生这些惨无人道的事,最应该被严惩的是黑心矿主、窑主,他们不绳之以法,又怎能平民愤,又怎能给受害者一个交待?可是,我们看到的,是处罚之轻和黑心窑主的嚣张。当这些包身工对记者说他们只想回家时,声音惊动了工头,工头的老婆开始大骂记者:“你们凭什么让他们走,想走把欠的钱还清了。”所谓的钱,就是工头付给黑中介的每人400元钱。天下有被别人骗了抢了还要付钱的道理吗?可是在这里,一切似乎“天经地义”!而对这些黑心工头的处理是:“5月11日下午,在相关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和记者的监督下,砖厂老板终于给付了工人应得的血汗钱。”我真的不明白,工头恶贯满盈,怎么仅仅是得到付工钱的处罚?这样的话,记者走了,他们不还是可以去买人做苦力吗?那些骗人绑人的黑中介不绳之以法,他们不还是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为非作歹吗?为什么这么多年类似的事件屡屡发生?我们还敢出门吗?

     对罪恶的纵容,就是对善良的蹂躏!出门在外,就时刻有被卖做奴工的危险!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