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河陈浩的博客

社评和文学的绿洲

 
 
 

日志

 
 
关于我

“展示真实的中国。”爱国者,反专制主义者,环保倡导者,资深社会评论家,民间文学家,“爱护地球”加盟士。

网易考拉推荐

最后的兰草  

2010-07-29 22:4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兰草
 
                                                              
                                                                                                                  陈浩(笔名)
        大别山在豫东南有一座主峰,叫金刚台,金刚台上有一块巨石,高几十米,方圆几十里都能看到,因为上下小中间粗,像耳朵状,所以叫“猫耳石”。猫儿石长在靠峰顶的山坡上,石上长着不少树木花草,常年云雾缭绕,人很少能上去 。
        金刚台半山腰住有一户人家,男主人叫王军,三十来岁,经营一片茶园。王军的父亲是采药人,已经去世。这几年,山里人很多都到外面打工去了,王军没有出去,他舍不得这片山,小时候他就随父亲采药、栽茶苗、种药材,每道坡每道梁都有感情了。平时,他在山上干活,夜里倒头就能睡,可最近一段时间,他开始睡得不踏实了,夜里老觉得门外有什么动静,似乎有人在走来走去,狗也是叫,但打开窗看看,又什么也没有。妻子就责怪他神经病,说山里鸟兽啊挺多的,神经兮兮干嘛。他想想也是,这几年封山育林,打工的多了,上山打柴的很少,树林子就越发茂密,野猪野羊都开始出没,野鸡也常常飞到院子里来,夜里门外有动静也正常,这样想,夜里再听到响声,他也懒得再看。
         但有一天夜里,他还是被折腾了一宿,门外的声音从半夜开始就没有停。天快亮的时候,窗户上也响起来,还有“咯咯”的声音。他爬起来,拉开窗帘,发现窗外有一条黑影子,他吓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条蛇,一米多长,并且这蛇不是常见的蛇,是鸡冠蛇。这蛇蟠在窗外的一根木头上,尾巴在窗棂上扫,长着鸡冠样的蛇头在晃来晃去。王军从小跟着父亲采药,见过这蛇,很毒,会撵人。王军想,这蛇怎么了,敢跑到人家门口撒野,就小心翼翼地拿把铁锹,开了门,那蛇一见王军出门,赶紧溜进草丛里,王军也不敢紧追,就骂几句回屋里。还没有坐下来,门外又有“咯咯”的声音,打开窗,蛇又来了。王军想出邪了,赶出门,蛇又不见了。就这样闹腾了几次,王军火大了,想再赶出去,非找到蛇不可。
        这一次,蛇没有躲,而是顺着蜿蜒的小径向山上爬去。王军追的快,蛇就跑得快,追的慢,它跑的也慢。王军突然明白了,蛇是不是要领他到什么地方去吧,这样一想,他就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这时太阳已经出来了,山上的雾逐渐消散,他也更清楚地辨别出蛇是把他往金刚台主峰的方向领。
       两个小时后,他们已经来到了猫儿石下面。猫儿石一面靠山坡,一面是悬崖,靠山坡这边,有零星的灌木和岩石罅隙,采药人常常顺着这些石缝到悬崖那边去采药。王军看看那条蛇,已经顺着石缝爬到猫儿石那边去了。
       猫儿石看起来虽然很陡,其实也是可以攀爬上去的,但要用绳索或藤条帮忙。小时候王军和父亲曾经爬上去一次,就那一次,他再也不想当采药人了。他父亲上到崖顶后,他爬在崖顶往下看,父亲的头在石崖下忽隐忽现,拽的绳索在石头上磨来磨去,激起的石屑灰土纷纷往下掉,父亲偶尔仰起头喊他,脸上满是灰土。他又害怕又心疼。
       蛇不见了,他也来不及回家找绳索,就从身边找来了几根藤条,缠在身上,往猫儿石上爬去。
       石头上有的地方长满了青苔,幸亏是晴天,不算滑。王军小心地抠着岩缝,揪着杂草灌木,向着蛇隐匿的地方攀援而去。
       半个小时后,王军终于爬到了岩顶,他低头看去,蛇正在崖下咯咯的叫着,他就把藤条拴在岩顶的树上,继续在崖下寻找。在一处有一块凸出的岩石的地方,他停住了。他从岩石外探出头,发现石头下是一小块空地,长有几株小灌木。空地北边,还有一处凸出的岩石,岩石下是什么就看不清楚了,只见到那蛇从那儿探出头,血色的冠子在苍黑的岩石间十分地显眼。
        他找不到绳索,又怕藤条不结实,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决定冒险试一试。毕竟风不算很大,他把藤条在腰上缠紧,脚蹬着岩石就晃下去了。他不敢往下看,藤条磨在岩石上,灰尘纷纷下落,他眯上眼,在岩石下悬空。直到静下来不动的时候,他才在岩石下找到一处落脚点,像父亲当年一样,双脚弯上来,蹬一脚岩壁,整个人就荡开去,然后像荡秋千一样落在空地上。他解掉藤条,喘了几口气,再一看身边的几株灌木,眼睛就大了。
        矮小的灌木里,有一株兰草,是紫色的兰草!天价的兰草!
        王军明白,在大别山,兰草本来不算什么名贵的花草,可这几年,挖兰草的越来越多,一开始在门后就可以找到,现在不行了,只有在深山里才能见到。尤其是黑色的兰草,黑市上已经几十万一株,紫色的兰草虽然赶不上黑色的兰草,但也是几万一株了。他小心地扒开灌木枝条,紫色的兰花正泛出紫金一样的光泽。
        蛇又咯咯地叫起来。王军立起身,紧贴着石壁挪过去,拐一个小弯,顺着一道大石缝望过去,他倒吸一口凉气:那边的空地上,竟有七株七彩的兰草,排成北斗七星的模样,在北极星方位的,正是黑色的!
        王军想起了一个传说:从前在金刚台上,有一株神草,常常在子夜时分泛出霞光。有一位采药人,就埋伏在山顶,子夜时顺着霞光来到悬崖上,他正要挖的时候,神草化为七株,每株下都有一条毒蛇护卫。他冒险挖下一株,带回了家,从此山上再也没有霞光。挖药人后来在白天去采,却迷了路,好不容易回到家,一条蛇跟了来,咬死了他,把那株兰草的种子也衔走了,从此再也没有人去找神草。
        王军正要仔细地看看这七株兰草,发现蛇咯咯的声音更大了,头上的蛇冠变得通红,蛇眼里也射出凶光。他退了两步,蛇才变得柔和起来,只是在大石缝边拼命地用蛇身去缠挪一块石头。石头比较大,蛇只能让石头微微颤动。蛇就这样一次次地缠那石头,已经温和的眼睛求助般地看着王军,王军一下子明白过来,他小心地挪过去,蛇一下子让开,王军使劲地把那石头挪过来,放在那石缝的缺口上,石头的形状竟和石缝十分吻合。王军再看过去,已经看不到那片空地。蛇头从石头外探过来,依依不舍似的看了王军一眼,然后爬过去不见了。
        王军小心地把脚下的那株紫色兰草挖起来,再把藤条拴在腰上,爬上崖顶。再往下看,头晕目眩,除了万丈深渊,什么也发现不了。回到家,他刚小心的把兰草养好,就恍惚见到了父亲。父亲说,他一生采药,让很多药都绝种了,所以死后受到天谴化为蛇,现在儿子保护了神草七株兰,他也算是了了心愿了。王军还想和父亲说说话,父亲说,醒醒吧。王军睁开眼,妻子站在床前,生气地说:醒醒,都半晌午了,怎么还不去干活?
        王军爬起来,揉揉眼,问妻子,我睡了很长时间吗?妻子说,可不是吗,以为你早就干活去了呢。
        王军就出门,在茶园不远的小溪边,真的发现了一株兰草,只不过不是紫色的。
        傍晚的时候,妻子告诉王军,几个采药人系着绳子在猫儿石上忙了一个下午,不知在找什么。
        夜里有几个采药人来问路,说,怪了,明明觉得猫儿石上有好药材,怎么就找不到呢?       
        从那夜以后,门外又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