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河陈浩的博客

社评和文学的绿洲

 
 
 

日志

 
 
关于我

“展示真实的中国。”爱国者,反专制主义者,环保倡导者,资深社会评论家,民间文学家,“爱护地球”加盟士。

网易考拉推荐

荷塘月色寻荷塘  

2010-01-12 17:2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荷塘月色寻荷塘      

                                                                             

 

        我是在一个深秋的夜里走进了清华园。

        夜已经很深。

        夜色弥漫,路灯迷离,行人稀少。

        旋飞的落叶,似清华的主人,陪伴我孤清的脚步。

        陪伴我的还有想象中的荷塘月色。

        二十多年前,我敬仰的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就照在我高中的课本里,也从那时起,那方荷塘就移进我的心田,那一塘月光也一直照在我的心空。

         走近朱先生走过的荷塘,成了我二十多年的梦,这梦,引领我走进清华园的朝圣步履。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荷塘月色》中优美的句子,也流水般在我的记忆里欢畅的流淌。我默背着文中的句子,去寻找荷塘的所在。

        好不容易找到一位路过的学生,他告诉我,可能就在前方不远的拐弯处。

        到拐弯处,走了二十几步,果然就有一处荷塘在等候我。

       荷塘很大,长方形,紧挨马路,塘里有荷,荷边有柳,柳条披拂,塘水脉脉。激动如夜色袭来,这儿,就应该是朱自清先生的荷塘吧。我贪婪地用眼睛捕捉荷塘的一切,我的思绪,已洞穿近百年的时空之墙,走近了1925年的朱自清。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应该另有一番样子吧。。。。。。”

      当年的朱自清先生,应该是一袭凉衣,在似迷似醒间沐着月色熏着荷香走过眼前这条路的。

    “沿着荷塘,是一条小煤屑路,这是一条幽僻的路,白天也少人走,夜里更加寂寞。。。。。。”

       突然我有了疑惑,这小煤屑路在哪儿呢?这一边的路,是开阔的水泥路,不时有车驶过,不应该是一条幽僻的路啊。是不是校园改建导致的呢,毕竟,近百年过去了。

      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位路过的学生,问问他知不知道朱自清的荷塘在哪儿,没想到他摇摇头,说自己也说不准;又走一截路,问另一位学生,也是一样的回答,不过,他又提供了一个信息,说,也可能是离这儿不远的另一处荷塘,并热心地向我指路。

       带着满腹狐疑,我顺着指好的路,拐了几道弯,终于到了另一处荷塘。这处地方更昏暗,只有远处路灯的余光昏昏地照在这儿。有几处拐角,我是借助手机的暗光才找到路的。只在荷塘的一边,有一处“清华同方”的建筑灯火通明,如同白昼,但被树林遮挡的地方,反而显得更加昏暗。荷塘四周树木茂密,以柳树居多,“没有月光的晚上,这儿一例是阴阴的”,“荷塘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荷塘团团围住,只在小路一旁,留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高处丛生的灌木,留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像是画在荷叶上”,默记着《荷塘月色》中的句子,我感觉这儿更像是朱先生笔下的荷塘。虽然塘里只有星光下的依稀残荷的败叶枯梗,但我还是怀着虔诚的心拘起一捧水,去嗅一嗅它是否还带有月色荷塘的幽香;摘一片拂在水面的柳叶,装在我贴身的衣袋,收藏那一夜曾如牛乳般泻在柳叶上的月光。我只是分不出当年的朱自清先生是从我前面而来,还是从我身后踱过。“这样想着,不觉已是自家的门前”,当年的朱自清先生到家了,只是我却不敢肯定朱先生的荷塘是不是真的在这儿。这种想法在我转到塘的另一边时也更加强烈,因为这儿树木虽然也是“蓊蓊郁郁”的,但“这条幽僻的路”却并不像当年那条“小煤屑路”,因为这儿慢慢的就没有路了,我只能借着远处的灯光在陡坡、石头和树木间跳跃攀爬,当年的朱自清先生不应该在散步的时候选择这样的地方吧。是这儿一开始有一条小路,后来变成土石堆?还是朱先生的荷塘根本就不是这儿?我愈加迷惑了。

      夜更深,我不想再去找人问问朱自清先生的荷塘到底在哪儿,因为在回去的时候,我迷路了,为了找到来时的路,我好不容易才碰到一位路过的学生,在他的的帮助下,我顺利地走出了清华园。月色荷塘到底在哪,也许并不重要了。我明白,浸润在荷塘月色中这么多年,我必须要走出。也许,清华人并不是不知道荷塘在哪儿,而是不想知道在哪儿吧,这是他们的豪情与大气,也是他们的一种超越,总是专注于名人走过的路,自己的路就不会走得更远。名人的脚印是一种召唤,也是一种禁锢。这也许让人有些伤感,但是,历史总是在超越里发展。况且,清华园,本身就是泰斗辈出、名人云集巨星璀璨之所,每一处土石都印有巨匠的足迹,每一处褪色的廊瓦都专注过伟人的目光,这也才让清华人不会去在意朱先生的荷塘到底在何方,他们在意的,也许是自己的荷塘是否有一方月色让后人铭记。

      可能只有这样,从清华园中才能走出更多的朱自清,才能有更多照耀后人的荷塘月色。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