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河陈浩的博客

社评和文学的绿洲

 
 
 

日志

 
 
关于我

“展示真实的中国。”爱国者,反专制主义者,环保倡导者,资深社会评论家,民间文学家,“爱护地球”加盟士。

网易考拉推荐

天道函谷关  

2009-11-16 10:5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到灵宝市,就从地图上查到了函谷关。我觉得,真正让灵宝这个县级市出名的,就是函谷关,所以一到灵宝,我便踏上了开往函谷关的公交车。车子一出市区,就折向西北。一路上所见的,是苹果树和低矮的平房。尽管是三月末,一场小雪刚下了没几天,地里已是干燥的风吹起的黄土了,这是典型的西北高原的特征。在东边,一直有一条南北向的山陪着我们。说是山,其实是一条山梁,上面的树很少,零星的灌木点缀在层层山地之间,看不清地里种的什么,但总给人一种荒凉之感,这种感觉随着那道连绵几十里的山梁一直陪我到了函谷关。

     到了函谷关,远远望去,它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巍峨险要。它的入口建在一处稍稍隆起的山腰上,靠东是十几米高的土坡,坡下是与对面的山梁相夹而形成的平原,平原宽五六百米的样子,种着小麦。除了远处几幢金碧辉煌的仿古建筑,函谷关仍给我一种残败之感。来参观的只有几个人,与龙门石窟相比,它分明冷落了许多。也难怪,不知道它的历史典故的人,谁能想到在这荒凉的地方竟有一个曾经令人瞩目的所在?

    我来了,我只想用我的目光我的景仰去触摸一下函谷关这根落满了历史尘埃的琴弦!

    进景区大门一里许,才看到一座壮观的内景区大门,门东有一座二层楼,导游说,那是“写经楼”,就是老子写《道德经》之处。我的心情蓦的激动起来,老子,已经用他的智慧轻轻叩开了我的记忆,这种记忆随着我迈进大门,看到院子里到处堆放的刻有老子名言的石头,愈加清晰起来。

    我终于站在了那位睿智脱俗的老头撰写名烁古今的《道德经》的地方。听说,泰山下有一河谷,石质的河床上就刻有一部完整的《道德经》,流传在寺院道观、豪门矮巷的《道德经》更是数不胜数,可它们的源头都发源于这儿。两千多年前,函谷关附近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那个骑着青牛而来的叫李聃的老头,在当初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一提笔,便是千古华章,结出的种子一直从古代发芽开花到未来,成了我国三大宗教之一“道教”的源头,滋养了一代代后人的精神信仰!更难得的是,它仍会如清洁的泉水,一直流往未来,因为它是清洁的思想结出的清洁的智慧。人,不能仅靠米和肉活着。

   老子,本身就是一个传奇。站在老子曾经走过、思考过和写作过的地方,我很容易地走进历史里。老子曾经站过这院子里哪一角土地?他思考的时候,门前的那片树林是正吐着紫红的叶芽还是正淋着密密的秋雨?他思考的那个上午,是否也象今日的天空布满了灰白的阴云?他在写累的时候,是否也踱在了楼的东边,看夕阳把对面的山梁抹成殷红?殷红的霞光中,是否也有一只小鸟象此刻一样从两山之间急速的掠过?我不知道,但我分明感到了老子的呼吸、老子的目光和老子的忧虑。“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老子的思想,其实是他看透世间的丑恶后结出的果实。统治阶级的残暴、荒淫、奢靡,平民百姓的苦难、无奈、绝望,都化成了《道德经》里的至理名言。但他的“知足”、“寡欲”、“无为而治”、“小国寡民”以及“福兮,祸之所倚”的思想也饱受后人诟病。可后人又哪里可以看到他内心对统治者的厌恶和绝望?在看似消沉的“知足”“寡欲”中我们又应该咀嚼出多少山珍般的营养。不加节制,对金钱、权势、享受无止境的过分攫取、对大自然无休止的贪婪掠夺,迟早会把人类拖进深渊。欲壑难填时,知足寡欲才是最清醒的良药。这位历史的旅人,早在两千多年前就为我们开好了药方,可我们就是看不到或假装看不到。于是,一些闻所未闻的疫病开始幽灵般在人类头顶上徘徊,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非典、疯牛病、口蹄疫、禽流感、猪流感等,一次次扑向人类。这些本是动物身上的病毒,如果不是我们对动物们张开血盆大口,这些病毒又怎么会以如此频繁的高速度传染人类?“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院子里那句刻在石头上的天道名言无疑于警世悠远的钟声,但后人并没有“道法自然”,反过来要做自然的主宰,坐上了驶向悬崖的快车。“停下来吧。”我听到一句轻声的呼唤,再聆听时,声音已化为轻烟,随老子去了秦川。

   出了“写经楼”,向东北步行几十米,拐一个弯,眼前才赫然出现了函谷关城楼。它高大险峻,壮观巍峨,二十多米高,二百多米长,夹在两山之间,面前是很大的广场,愈显“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我登上城楼,思绪随广场上巨大的“老子骑青牛'的塑像散开。对面的山梁,林木稀疏,坡上是层层庄稼地,以麦垛般的形状随山势南北延展,几条蛇般蜿蜒的山径从山头垂到谷底。当年那位叫“喜”的守关尹一定是象我今日一样站在高高的关上遥望,他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果然,一朵红云从东方而来,笼罩在函谷关上,他想起梦中有人曾告诉他今天有贵人过关,便定睛细看,果然,紫气之下,一老头骑青牛而至。多少年后,今日的我还在猜想:这老头是从对面哪道山梁蹒跚而下的呢?是中间的那条吗?似乎又不对,它太陡了,那就应该是从北山落崖下的平路而来。老头的身体还应该在青牛背上一摇三晃,荡到函谷关口。关令尹“喜”应该是跑下关,去迎接这位又穷又瘦的老头。老头是感激关令尹的殷勤,还是付不起住“宾馆”的钱,或是禁不住“喜”的苦求,才停下来写书呢?反正,那位叫老子的老头,不写则已,一写便震古烁今,成就了道德金经!时光飞逝,守关尹这个小官换了一个又一个,只有那个叫“喜”的留在了成语的注解里。感谢喜,感谢不以貌取人的人。

   下了城楼,顺便又看了“函谷古道”和孟尝君有关“鸡鸣狗盗”的“鸡鸣台”。函谷古道碎石铺地,道路只有一二米宽,两面是夹峙的山坡,山虽不高,只有十来米,但坡面笔陡,山顶的沙粒掉下来,随风就会落到古道上。山坡上杂树乱陈,荆棘丛生,从古道看天,似乎只有一线,实在是兵家必争之地,虽然今天看起来已毫不起眼,但在过去的几千年里,却是东都洛阳和西京长安的必经之地。凡人商贾、帝王豪门,无不成为这一线古道的匆匆过客,更有那些数不清的战役中的一代代将士,或血染此地,或弃甲而逃,或凯旋于兹:出关的如虎秦师、叩关攻秦的六国队伍、破关西进的项羽几十万义军,还有明末轰关的李自成部、抗战时长眠于此的中华儿女......   

    刀风剑雨和硝烟的淡褪中,古道里又挤满了豪华的帝王仪仗,如蚁侍卫的盔甲之声和高大战马的铁蹄声碾碎了古道的幽静,五彩的旌旗插满了遍山的荒林。这是哪一位帝王出关?是东迁的周平王还是千古一帝秦始皇?是风流名君唐太宗还是一代女皇武则天?我看不清,只见过在冲天的强权和奢靡里,函谷关兴了又衰,衰了又兴,波及天下百姓,也沉浮在苦乐的海里。

   但不论是谁,都终将是函谷关的过客。过客如烟,只有天道悠远,函谷永存。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