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河陈浩的博客

社评和文学的绿洲

 
 
 

日志

 
 
关于我

“展示真实的中国。”爱国者,反专制主义者,环保倡导者,资深社会评论家,民间文学家,“爱护地球”加盟士。

网易考拉推荐

洛阳心  

2009-11-15 20:3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洛阳心

   我选的日子不对,因为三月初到洛阳,离洛阳五月的牡丹花会还差两个月,杨柳刚冒出米粒般的黄叶牙,所幸天气晴朗,气温宜人。

   九点多到了洛阳火车站,一踏上洛阳的土地,心里涌上莫名的冲动。几十年历史书上寻觅的眼光,今日随着我的脚步定格在一瞬间。一时间,我恍惚了,我是踏上了两千八百多年前那个东周王朝的都城了吗?哦,那时,洛阳还不过是一个无名的城镇,但是由于西戎的入侵,西周都城屡屡受扰,直至攻破,周平王才无奈的将都城迁到此处。从此,无名的小镇才兵戟遥临,旌帜蔽空。毕竟,再衰弱的王朝也有帝王的排场,当周平王的玉趾从豪华宽奢的宫车踏上洛阳的土地时,他不知该作何遐想,一如我今日下了火车踏上洛阳的土地。只是那周平王从宫车中下来时,脚下可能是净道用的黄沙或者是铺地的锦毡,身边肯定也有环伺的大臣,扶着龙体的宫女,还有本地的官员。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呀,不会如我今日,满眼是忙碌的旅人。当我茫然地出了火车站,面对着空旷的火车站广场时,竟有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这地方,我从未来过,但似乎又早已来过,那位周平王刚下轿时,也是不是有我相似的感觉?也许他没有吧,他很快就该适应的,因为他的宫殿就建在此处,却不知是建好了还是正在建?大殿门口站满的是武士还是仆从?这个问题一直到我登上公交车的时候还缠绕着我。今日的周平王广场已是花坛锦簇,树木吐绿,各种健身器材点缀其间,铺地的彩砖,如织的游人,早已看不出昔日宫城的风采,也许只能从想象中依稀辨出昔日宫殿的巍峨、威严、奢气。穿忙其间的宫娥仆役,那叮咚作响的环佩之声似乎穿透两千多年的时光之墙,回响在我的耳边,与公交车上的嘈杂声水乳交融,然后化成陌生的音符跌落在寂寥的周平王广场上,那年迈的老者,那娉婷的女子,化成古代与现代叠加的图案,迷幻在我的视野里。窗外,那位散步的女孩,是否和想象中站在宫墙彩柱下的宫女有几分相像呢?周王要散步了,那雁翅般随行的宫女们,是否也青春如今日窗外矜持的洛阳女子?众多宫女的幸福都寄于周王一身,然后化为泥土埋于遗址的土尘里,化着沃土才浇灌出今日洛阳女孩的美丽与幸福。历史就如阳光和春雨,将历史裁剪,把现实浇灌。我只是一朵无名的蒲公英,从遥远的豫南飘到洛阳的天空。假如我也是历史上浓墨重彩过的人物,那么,我今日经过的地方,在几千年后,也是否会成为遗迹?不过,还是不成为吧。芸芸众生,我只是踏着世人的脚印而来,后人又会踏着我的脚印而去。脚印是海滩的沙子,时间是海水,潮来又潮往,重叠的脚印只留在泡沫里。这样也好,太多的脚印会让记忆沉重,会遮挡欣赏风景的双眼。

   但有些记忆不会抹平。洛阳,六朝古都,荣辱兴衰,繁华没落,在历史长河中,激起一个又一个漩涡。我只是河边的过客,偶尔撩水濯足,纵目其浩淼烟波,就如我今日坐在公交车上,由北向南,纵贯大半个市区时,随眼看着车外人流街景,热闹繁华而又稍纵即逝。只有几个人,从历史的长河中踏波而来,并愈加清晰。那位阴诈残暴的年轻男子,龙冠上的串串珍珠在脸上晃动,却掩不住他奢糜的鹰眼。他不就是大名鼎鼎的隋炀帝杨广吗?在我很小的时候,听父辈人或说书艺人品说最多的帝王中,他是最有名的一位了。东征高丽、美女拉旱船,讲的就是他了;逼得瓦岗寨起义,让三板斧的程咬金、双锏的秦叔宝等天下豪杰造反的也就是他了。他其实也有贡献,就是以一己之私、之昏、之暴,贡献了《隋唐演义》中精彩的民间故事,还有大运河。很多故事是在洛阳真实上演过的,即使时光过去了一千四百多年,拂去历史的尘埃,任能清晰可辨。公元六零四年,隋炀帝以弑父杀兄的手段,夺取皇位,即位不久便迁都洛阳,从此,洛阳又笼罩在帝王之都的荣光里,也又一次聚焦了时人和后人的目光。洛阳在那时叫东京,开始营造宫殿。在洛阳的西郊修建了豪华壮丽的西苑,苑内置有方圆十余里的人工湖,谓之海,海里建了三个仙岛,一百多尺高。亭台楼阁,精巧曼妙,人入其中,犹如置身仙境,一如今日洛阳的繁华荣丽。苑内沿渠修建了十六院,每院由一个妃子做主,整个西苑点缀得四季如春。一千三百多年后的今天,我坐着公交车在市区穿行,早已不辨南北,遥想如果当年我也进过西苑,在那重重殿堂苑榭之间,是否会不知所之。我更无法想象,秋冬整个西苑的树枝上缀满绸缎锦花,湖面凿冰行船剪绫为荷,该是何等的豪奢繁华!而隋炀帝月夜带着数千宫女骑马游西苑的盛景,想必定如今日的洛阳之夜耀如白昼了。再遥想那时小小的东京洛阳,就有二百多万劳工日夜忙于隋炀帝的宫殿,又该是何等忙碌壮观的场面!洛阳那个时候不用下雨了,劳工的血汗就应该湿地如注。此时我坐在公交车里,窗外人流如织,2007年洛阳市的人口约650万,但今日洛阳市区面积广阔,远非昔日的东京所能比拟,那时的不大的东京,竟汇集二百余万劳工。我似乎听到了一千多年前那沉重的叹息声,看到劳工们被烈日晒成胴黑色的脊梁。所有的所有,我只能推想,能肯定的,只有历史的结局,是在江都众叛亲离被卫兵勒死的隋炀帝脖子上的血痕。他把奢靡的种子种在洛阳,在遥远的江都收获死亡,而洛阳,只是把兴衰收藏。

   车快要出市区时,到了一条大河边。河两边都建成了公园。小径旖旎,绿树成阴,亭台楼阁点缀其中。大门上书“牡丹会所”,我才想起,吸引我的,还有洛阳牡丹和洛阳女孩。在我的想象中,洛阳很难出江南水乡水灵婉约的女子,没想到几年前,我有幸认识了一位洛阳女孩,一袭长裙,皮肤白皙,妩媚如北国之春。她是洛阳郊区的一位高中教师,我们虽然交往很少,但她那北国女子特有的热情、牡丹般的气质以及对家乡的生动介绍,还是让我对洛阳神往了。好多年过去,早已不知她现在何处,我只是在踏上洛阳的土地时,才感觉一种牵挂已蛰伏了几个春秋。原以为已遗忘的,在生命中的某一个日子,又清晰的浮现:她的笑容、她说话的样子。时光就是这样的交错,我们就是相交过的直线,尽管后来越离越远,但总有一方天涯友人会偶尔忆起曾经历过的某一个细节。哦,那位洛阳女孩,你是否还记得,有一个人说过一定会到洛阳看看的诺言。今天,我怀揣诺言而来,迎接我的,是举办洛阳牡丹花会的地方。但牡丹芳踪,还难一觅,毕竟,牡丹花开,是两个月以后的事,我只能在脑海中想象牡丹盛开的壮观迷人,去感知牡丹被女皇从长安贬到洛阳的傲骨,去体味牡丹的拒绝的精神。洛阳牡丹和洛阳女孩,你们都是想象中迎接我的主人,热情、美丽、傲骨和厚重的历史文化是你们呈给四海宾朋的精神盛宴。

   周王城、隋炀帝,洛阳牡丹、洛阳女孩,今天,我一路走来,手捧一路怀想.

   我选的日子不对,因为三月初到洛阳,离洛阳五月的牡丹花会还差两个月,杨柳刚冒出米粒般的黄叶牙,所幸天气晴朗,气温宜人。

   九点多到了洛阳火车站,一踏上洛阳的土地,心里涌上莫名的冲动。几十年历史书上寻觅的眼光,今日随着我的脚步定格在一瞬间。一时间,我恍惚了,我是踏上了两千八百多年前那个东周王朝的都城了吗?哦,那时,洛阳还不过是一个无名的城镇,但是由于西戎的入侵,西周都城屡屡受扰,直至攻破,周平王才无奈的将都城迁到此处。从此,无名的小镇才兵戟遥临,旌帜蔽空。毕竟,再衰弱的王朝也有帝王的排场,当周平王的玉趾从豪华宽奢的宫车踏上洛阳的土地时,他不知该作何遐想,一如我今日下了火车踏上洛阳的土地。只是那周平王从宫车中下来时,脚下可能是净道用的黄沙或者是铺地的锦毡,身边肯定也有环伺的大臣,扶着龙体的宫女,还有本地的官员。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呀,不会如我今日,满眼是忙碌的旅人。当我茫然地出了火车站,面对着空旷的火车站广场时,竟有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这地方,我从未来过,但似乎又早已来过,那位周平王刚下轿时,也是不是有我相似的感觉?也许他没有吧,他很快就该适应的,因为他的宫殿就建在此处,却不知是建好了还是正在建?大殿门口站满的是武士还是仆从?这个问题一直到我登上公交车的时候还缠绕着我。今日的周平王广场已是花坛锦簇,树木吐绿,各种健身器材点缀其间,铺地的彩砖,如织的游人,早已看不出昔日宫城的风采,也许只能从想象中依稀辨出昔日宫殿的巍峨、威严、奢气。穿忙其间的宫娥仆役,那叮咚作响的环佩之声似乎穿透两千多年的时光之墙,回响在我的耳边,与公交车上的嘈杂声水乳交融,然后化成陌生的音符跌落在寂寥的周平王广场上,那年迈的老者,那娉婷的女子,化成古代与现代叠加的图案,迷幻在我的视野里。窗外,那位散步的女孩,是否和想象中站在宫墙彩柱下的宫女有几分相像呢?周王要散步了,那雁翅般随行的宫女们,是否也青春如今日窗外矜持的洛阳女子?众多宫女的幸福都寄于周王一身,然后化为泥土埋于遗址的土尘里,化着沃土才浇灌出今日洛阳女孩的美丽与幸福。历史就如阳光和春雨,将历史裁剪,把现实浇灌。我只是一朵无名的蒲公英,从遥远的豫南飘到洛阳的天空。假如我也是历史上浓墨重彩过的人物,那么,我今日经过的地方,在几千年后,也是否会成为遗迹?不过,还是不成为吧。芸芸众生,我只是踏着世人的脚印而来,后人又会踏着我的脚印而去。脚印是海滩的沙子,时间是海水,潮来又潮往,重叠的脚印只留在泡沫里。这样也好,太多的脚印会让记忆沉重,会遮挡欣赏风景的双眼。

   但有些记忆不会抹平。洛阳,六朝古都,荣辱兴衰,繁华没落,在历史长河中,激起一个又一个漩涡。我只是河边的过客,偶尔撩水濯足,纵目其浩淼烟波,就如我今日坐在公交车上,由北向南,纵贯大半个市区时,随眼看着车外人流街景,热闹繁华而又稍纵即逝。只有几个人,从历史的长河中踏波而来,并愈加清晰。那位阴诈残暴的年轻男子,龙冠上的串串珍珠在脸上晃动,却掩不住他奢糜的鹰眼。他不就是大名鼎鼎的隋炀帝杨广吗?在我很小的时候,听父辈人或说书艺人品说最多的帝王中,他是最有名的一位了。东征高丽、美女拉旱船,讲的就是他了;逼得瓦岗寨起义,让三板斧的程咬金、双锏的秦叔宝等天下豪杰造反的也就是他了。他其实也有贡献,就是以一己之私、之昏、之暴,贡献了《隋唐演义》中精彩的民间故事,还有大运河。很多故事是在洛阳真实上演过的,即使时光过去了一千四百多年,拂去历史的尘埃,任能清晰可辨。公元六零四年,隋炀帝以弑父杀兄的手段,夺取皇位,即位不久便迁都洛阳,从此,洛阳又笼罩在帝王之都的荣光里,也又一次聚焦了时人和后人的目光。洛阳在那时叫东京,开始营造宫殿。在洛阳的西郊修建了豪华壮丽的西苑,苑内置有方圆十余里的人工湖,谓之海,海里建了三个仙岛,一百多尺高。亭台楼阁,精巧曼妙,人入其中,犹如置身仙境,一如今日洛阳的繁华荣丽。苑内沿渠修建了十六院,每院由一个妃子做主,整个西苑点缀得四季如春。一千三百多年后的今天,我坐着公交车在市区穿行,早已不辨南北,遥想如果当年我也进过西苑,在那重重殿堂苑榭之间,是否会不知所之。我更无法想象,秋冬整个西苑的树枝上缀满绸缎锦花,湖面凿冰行船剪绫为荷,该是何等的豪奢繁华!而隋炀帝月夜带着数千宫女骑马游西苑的盛景,想必定如今日的洛阳之夜耀如白昼了。再遥想那时小小的东京洛阳,就有二百多万劳工日夜忙于隋炀帝的宫殿,又该是何等忙碌壮观的场面!洛阳那个时候不用下雨了,劳工的血汗就应该湿地如注。此时我坐在公交车里,窗外人流如织,2007年洛阳市的人口约650万,但今日洛阳市区面积广阔,远非昔日的东京所能比拟,那时的不大的东京,竟汇集二百余万劳工。我似乎听到了一千多年前那沉重的叹息声,看到劳工们被烈日晒成胴黑色的脊梁。所有的所有,我只能推想,能肯定的,只有历史的结局,是在江都众叛亲离被卫兵勒死的隋炀帝脖子上的血痕。他把奢靡的种子种在洛阳,在遥远的江都收获死亡,而洛阳,只是把兴衰收藏。

   车快要出市区时,到了一条大河边。河两边都建成了公园。小径旖旎,绿树成阴,亭台楼阁点缀其中。大门上书“牡丹会所”,我才想起,吸引我的,还有洛阳牡丹和洛阳女孩。在我的想象中,洛阳很难出江南水乡水灵婉约的女子,没想到几年前,我有幸认识了一位洛阳女孩,一袭长裙,皮肤白皙,妩媚如北国之春。她是洛阳郊区的一位高中教师,我们虽然交往很少,但她那北国女子特有的热情、牡丹般的气质以及对家乡的生动介绍,还是让我对洛阳神往了。好多年过去,早已不知她现在何处,我只是在踏上洛阳的土地时,才感觉一种牵挂已蛰伏了几个春秋。原以为已遗忘的,在生命中的某一个日子,又清晰的浮现:她的笑容、她说话的样子。时光就是这样的交错,我们就是相交过的直线,尽管后来越离越远,但总有一方天涯友人会偶尔忆起曾经历过的某一个细节。哦,那位洛阳女孩,你是否还记得,有一个人说过一定会到洛阳看看的诺言。今天,我怀揣诺言而来,迎接我的,是举办洛阳牡丹花会的地方。但牡丹芳踪,还难一觅,毕竟,牡丹花开,是两个月以后的事,我只能在脑海中想象牡丹盛开的壮观迷人,去感知牡丹被女皇从长安贬到洛阳的傲骨,去体味牡丹的拒绝的精神。洛阳牡丹和洛阳女孩,你们都是想象中迎接我的主人,热情、美丽、傲骨和厚重的历史文化是你们呈给四海宾朋的精神盛宴。

   周王城、隋炀帝,洛阳牡丹、洛阳女孩,今天,我一路走来,手捧一路怀想.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